招远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凤凰男们去找孔雀女了可凤凰女怎么办呢

2019/11/10 来源:招远汽车网

导读

这个春节,“上海姑娘江西小伙”的故事从年初二火到初六,大大超出一般热点事件的生命周期。起初看到这新闻出来,只觉,甚是普通,这事与人民群众耳熟

这个春节,“上海姑娘江西小伙”的故事从年初二火到初六,大大超出一般热点事件的生命周期。起初看到这新闻出来,只觉,甚是普通,这事与人民群众耳熟能详的《王贵与安娜》,本质上有何不同?又一个凤凰男与孔雀女的组合,只不过,这只孔雀临阵脱逃罢了。

要说对凤凰男的声讨,起码十年前的天涯就开始了。过了这么多年,一代代女童长成少女,无论前辈在网上写过多少血泪史,依然有无数新晋孔雀女接受了凤凰男。因为优质孔雀男很少,对于大多数个人条件平庸的孔雀女来说,具有持久盈利能力的凤凰男也算是次优选择。当平庸孔雀女在一次次纠结时,她们中的很多人应该没有想过,即便选择有限,那也是有得选。更广阔的地区里,更多的女孩,即使拼命努力,选择余地也非常狭窄。

从前在上海的纸媒,对凤凰男的正面褒奖通常是:考上了复旦、经过十多年艰苦的打拼,在上海有了自己的事业以后,娶到了美丽的上海姑娘。当然,“美丽的上海姑娘”在这些故事里,既没有读过复旦也没有事业。

去年在同里古镇看“水墨同里”,作为一个景区演出,自然不能对艺术性有所要求,不过它脱胎于传统戏剧里的珍珠塔故事,颇有点意味。家道中落的穷小子,得大家族姑娘垂青,待得高中状元,回来迎娶佳人,方为金玉良缘。自然,那佳人既不可能去科考,也没有黄道婆一般的才艺广为流传,她们的形容词基本来自先天:出身高贵、美丽善良。那么我们推向一下,如果性别倒置,那会是怎样的结局?我猜大概率是是《雷雨》里的周朴园与侍萍,小概率是纳兰容若与唐婉。

微博上有男性网友留言:“中产以下(含)凤凰男配城市女比凤凰女配城市男常见的多。”这符合大家的直观感受:对于个人素质超越出身的人而言,性别为男,则具有更开阔、更正当的往上流动方式。凤凰男找孔雀女虽然饱受争议,但是具体到姑娘和岳父眼里,凤凰男可能不失为有潜力的好青年。岳父岳母们心知肚明:自己家的女儿其实是没有潜力的,要想KEEp住眼下的生活水平,还要依靠凤凰男呢。

那些“美丽的上海姑娘”,她们中有一部分并没有生存能力,精致的生活全来自上一代的恩赐,可是父母终究要老去,所以找个凤凰男持续供养自己,算是顺利交接。幸好,她们有个高阶身份,用来换取后半生的供养。

凤凰男们去找孔雀女了,可跟他们一样同样江西农村考出来的凤凰女怎么办呢?

这个问题,我始终没有找到答案。“外地女+上海男”的组合,想得起来的几对,基本是“中西部省会城市女/江浙中产女+高学历+美女”&“上海男+过得去的学历和工作+长相中上”。她们虽然来自外地,但却绝非凤凰女。真正来自新闻中那般艰苦地区的凤凰女,大学里隐约认识几个,她们后来大多凭借惊人的成绩出国了。

没出国的凤凰女们,偶尔听到的也分两种:一种平淡而艰难地活着,一种在惊险中前行。她们能飞出山村,并非来自举全村之力的培养,而是来自超凡的天赋和意志力。她们来到一线城市,在重视女性生育价值(美貌气质)和家境的都市婚恋里,她们也并不占据优势。她们的数量比凤凰男稀少,奋斗中遇到的阻碍也更多,除少部分凤凰涅槃的大神,大部分凤凰女的生活状态却少有人关注。

在关于上海姑娘江西小伙的热议里,站在凤凰男那一边的人,都会说他们如何不易,这虽是事实,但他们同村的凤凰女们呢?谁来为她们说话?

芈月在电视剧里说:男孩好啊,男孩可以挣军功,立下自己的事业,再也不用像女孩那样做媵了。

本朝的凤凰女们,也许是父系社会以来,女孩第一次摆脱先天安排的尝试。是女孩,也要“挣军功”。

如果,可以用成就来证明自己,那么,套在出身上的层层紧箍咒,也就可以不奏效了吧。

服用伟哥多久见效

印度神油销售

枸橼酸西地那非招商

标签